赏味無期✨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从良今天连着补发三次次次被屏蔽,我shushwbfndiiciehr

cnm到底为啥啊,春宵一刻都没被屏蔽为啥从良屏蔽了???

害,先写哪个呢

【栾堂】春宵一刻(ABO/PWP)

Warning:已婚夫夫哺乳期忙中偷闲的欢愉,产*乳/失*禁/道*具/干*性*高*潮,慎入


花有清香月有阴(点proceed,挂了叫我)

【栾堂】天降婚假(能耐大了AU/ABO)

Note:ABO,能耐大了AU,栾书培x唐堂,双向暗恋,先上车后补票,奉子成婚,有私设(学长学弟)。

刷过无数遍能耐大了终于下定决心要下毒手写这个设定,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忘掉名字吧,我给你一个家。”

-

“糖糖,我刚跟你讲话你听见没啊?”

唐堂猛一抬头,看着杨晓翔愣了一下,“啊,你说什么?”

“我叫你去换衣服的时候顺手帮我拿条抹布过来。”杨晓翔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然后有些困惑地砸了下嘴,“啧,糖糖你最近怎么回事,好像一直魂不守舍的?”

唐堂赶紧摆摆手,“没有没有,就是这两天在准备一篇文章,晚上熬得晚了点,精神不太好。”

“我就说呢,晚上还是早点睡吧,你见天儿这...

忽然想起搞⭐️👻最心动的几个瞬间:


🍃哥哥很温柔地问“坐哪儿”


🍃哥哥说“我很想跟他在一起,我觉得他肯定也很想跟我在一起”


🍃弟弟笑眯眯地讲“我们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弟弟义无反顾地冲进哥哥怀里


『在无人的角落里,有更多浪漫秘密』


他们很好是真的,我炽热又真诚地喜欢过他们也是真的❤️

廊坊的雪停了,叛逆的坏小孩长大了。

小罗啊,小罗啊,你知不知道我得有多喜欢你才会对你说这句话?

“都说了在学校要叫我老师!”

“那回家在床上要叫我老公。”


没想好什么CP,只想到了虎狼之词

今日份ns文学之囚蝶孟娘(我瞎讲的)

他很小的时候八姨娘就被接进大院儿了,那时候八姨娘还不是八姨娘,是个天真水灵的小丫头,但宅中下人都知道这是老爷物色好的姨太太,只等她一到岁数就要入后厢房伺候老爷。

那时候八姨娘还爱玩爱笑爱唱歌,哼着小曲儿捻着深蓝绣白海棠的棉布裙摆在院中走走停停,像只小花蝴蝶。有时他站在垂花门的红木房柱后看她,会被她拉着手带到身边。她一双圆眼清澈明亮,笑起来像弯弯的月牙。

家中下人都叫她孟姑娘,他就叫她孟姐,后来大哥同他讲,不能叫孟姐,要叫孟娘。他老老实实听了大哥的话,她却噘着玫瑰花瓣似的娇艳的嘴唇同他讲,你不要叫我孟娘,就叫我孟姐。

她十八岁那年穿着红裙被老爷领进房,从此他就再没见她笑过。

他夜里偷偷去看她,却透过窗棂...

留学生涯简单来讲,就是孤独和排解孤独的一个过程。很脆弱很敏感,但是又必须很强大。变得容易感动容易感恩,自己解构自己,然后同自己握手言和。

一切都安顿好了之后,就会突然非常非常想家😔

在国内吃的最后一餐饭,餐馆里放的是小尤的《昨日青空》。明日就将远渡重洋潜心求学,惟愿万事顺遂,健康平安🙏

我好像好久没听人讲过“梦回大厂,魂断廊坊”

良堂好就好在它哪儿都好,创作良堂文学我很快乐

凉糖真的好好搞,随便什么设定都好搞,我恨不得每天存梗

最近想写一个矜贵名伶和高冷军阀的故事,他叫他孟老板,他叫他周司令,那么客气那么疏离,但他还是因为他每周准时送来的一支黄玫瑰心动了。后来伶人答应军官陪他去上元灯会,他却在碰见军统局长年轻漂亮的待嫁千金时松开了他的手。

“他从不叫我乳名,甚至不对我笑,可他讲他爱我。他明明那样认真地讲他爱我,为什么放开我的手?”

“若是让军统知道你是我的软肋,我要怎么保护你。整个城都可以为这场战争陪葬,独独你不行。”

【良堂/熙华】春风不度(古风AU)

前文

本家

还是圈一下小捉太太 @小捉 

-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

章二

“其实我不是此地的人士。”尚九熙说着,非常豪爽地一仰脖饮下一杯竹叶青,又将空杯拍在桌上,“我原是北疆人,因家中有些变故才辗转来到中原。”

何九华支着下巴问他:“那你之前是一直生活在北疆了?”

尚九熙点点头,推开酒杯又举了竹筷去拈东坡肉,正块的五花肉煮得软烂整齐地码了一大碗,浇上绛红的甜汁,撒上青白的葱花,倒算得上是八珍玉食。尚九熙嚼得津津有味,何九华则若有所思地盯着他大拇指上那枚透绿的玉扳指,没有接话。

“那你的官话说的倒挺不错。”孟鹤堂尝了口周九良夹到他碗里的龙井虾仁...

今日搞CP感慨:所谓好朋友都是潜力股,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信我,我男朋友去年双十一之前还是我好朋友

行,我也是没想到朱正廷和黄子韬过七夕

【良堂】春风不度(古风武侠AU)

非常喜欢小捉老师 @小捉 的古风武侠设定,所以要了授权摸了一小段(本家戳这里

-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

章一


周九良反手一合扇,稳稳当当接住了直冲他后心来的月牙镖,手腕一翻,将扇子和镖一同收入袖中,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

“哎,九良,你多少理我一下。”

孟鹤堂提着绸衣下摆三两步追上他,嬉皮笑脸地去拉他食指。

“先生,前院醉仙居的姑娘每天挤破了头就为了看您一眼您不知道?虽说我不常去后阁,但听闻春风馆的相公也有不少倾心于你,你想玩找他们玩去。”

嘴上这么说着,周九良却还是用指尖不轻不重地摩挲了一下孟鹤堂的掌心,惹得他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似...

【良堂】从良(民国AU/试阅)

民国设定,没有写完,放两节出来试试水。


01.

“嗳,小孩儿,这银元给你了,把东西给人家还回去吧。”

被人攥住手腕的时候,小孩儿惊得后退了一步,但因那人攥得紧,倒也没给挣开。他抬头去看,一眼就叫那人嘴角的一点明艳的笑意晃了神。翻花的鹤纹从鸦青色长袍的衣摆横亘到衣襟,清亮秀丽又大方端庄。

他回过神来,再仔细打量那人两眼,忽然想起了这是谁——可不正是朝阳街的清梓轩里近来名动一时的那位说书先生孟鹤堂吗。听说不少大姑娘小媳妇下午准时去吃茶,就是为了等这位先生,甚至常有富家小姐捋了银臂钏金手镯翡翠戒指就掷在他桌上。

在北平城中,孟鹤堂也算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了,戏班里的角儿得人称一声老板,因此也有人叫孟鹤堂...

【良堂】当代夫妻迷惑行为实录(沙雕文学)

Summary:非ABO世界观,男男生子合理,一句话熙华

医生看着面前拎着大包小包仿佛要去下乡慰问的两口子,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指挥他们在面前的椅子上坐下。

周先生:医生您好,我姓周,旁边这位是我爱人小孟。

医生:您二位知道我们这边是产前抑郁症疏导办公室不是团结屯儿募捐处吧?

周先生:啊要不呢,你门口不是挂了牌子吗,我学历是不高但多少还认识几个字儿。

医生:……

医生:我们这里不让收患者礼的。

周先生:医生这不是送你的,我们刚去小丫外婆家,外婆给送的。

医生:二位已经有一个女儿了?

周先生:没呢,要有过还至于担心他产前抑郁啊。

医生:那你们怎么知道是个女儿?

周先生:小孟喜...

还活着

在写良堂,很长,这两天能发(应该吧)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但是如盲也在写

先就这吧,过两天见

写民国AU图个什么呢
当然是图个BE(不是)图个快乐

【良堂】镖(古风AU)

晓不得为啥突然这篇被锁了,从头到尾找了一遍没看见什么不对的词,还是稍微改了一下再发一遍,叨扰各位已经看过的了,您见谅🙏

点击就看孟少爷押运周公子

会友镖局的孟少爷和广德商行的周公子算是自幼相识的故友,孟少爷年长周公子四五岁,他念私塾的时候周公子还在自家院子里荡秋千放纸鸢。周公子小时候粘人,尤其喜欢跟在孟少爷身后跑,一口一个孟哥叫得亲热。后来两家因为发展生意,先后离开京城,这一晃就是十年。十年来两家书信联系未断,见面的机会却是少之又少,终于在这天,孟镖头和周老板约定好在广德商行的汾城分行重聚了。

这次见面倒不只是为了叙旧,广德商行近日有一批一等东珠要从汾城调进京城,恰好孟镖头有意培养自家...

这两天栾堂甜的我胆战心惊

“再好的猎人也斗不过好狐狸。”

好啊,这不正是勾心斗角的角逐,他端起猎枪布下陷阱,他步步为营伺机而动。他予取予求,他丢盔弃甲。

临别的时候他问他。

“你有多大把握我不会杀你?”

“没有把握。” ​​​

存梗

“你有多大把握我不会杀你?”

“没有把握。”

德云社拍团综真的震撼我全家

1 2 3 4 5 ————
©赏味無期✨ | Powered by LOFTER